2018-08
雷达表的乐活品牌哲学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雷达表近日在上海举办的「顺时.弥新」(The Elements of Time)新品发表会, …

雷达表的乐活品牌哲学 2018 Year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雷达表近日在上海举办的「顺时.弥新」(The Elements of Time)新品发表会,一改过往的高科技和未来感形象,处处从自然中寻找灵感,品牌彰显出了贴近自然与生活艺术的“乐活”气息,引来众多表评人、收藏家、消费者等嘉宾出席。

 

 

瑞士雷达表全球CEO Matthias Breschan携品牌代言人汤唯共同亮相,活动在号称上海时尚生活新地标的兴业太古汇举行,现场洋溢着艺术、生活与自然融合的氛围,主办方以“有机时间、烹饪时间、时间印象”作为今年的品牌宣传主轴,期待向消费者传递雷达表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意念。

在接受澳门汇采访时,雷达表全球CEO,Matthias Breschan表示:“今年,雷达表对过去、当前和未来进行了更深层次的反思。我们停下脚步认真思考,回顾品牌的发展历程,并从设计、材质及大自然中汲取灵感,创造出能够传递强烈个性元素的全新腕表系列。”

笔者也感受到,材质和制造工艺仍是Rado品牌乐于展现的优势。这在一细节中得到印证:Matthias配戴的表款是全新的“True真系列镂空自动机械腕表”,高科技陶瓷材质,搭载80小时动力储存自动上链机芯,特别是镂空的面盘将机芯的律动之美尽显无遗。而品牌代言人汤唯配戴的则是“DiaMaster钻霸钻石系列腕表”,采用等离子高科技陶瓷打造,表身有创新材质独特的金属光泽,珍珠贝母面盘上24颗钻石以环形相合,以柔美流畅的设计,彰显出材质映衬之美。

 

《澳门汇》(MI): 雷达品牌引以为傲的高科技陶瓷材质大量使用在雷达表上,但与以往的风格相比,近年来雷达表的设计和品牌形象似乎更趋贴近自然和生活,您怎样评价这种变化?

 

Matthias Breschan:实际上,着眼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会发现,其实材料都在不断发展。我们希望腕表能像乌龟一样,是永恒的,是可持续和持久的。

 

譬如说,一个传统的内部机芯,当受到超级稳定的新材质陶瓷表壳保护,这款手表也会历久弥新。钻石在腕表里也受到陶瓷保护,永不改变,非常坚固。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力量的,因为你有一个内在归属——不管是在你的灵魂里还是在你的人生中,如果你不想改变某个元素,你当然会尽一切努力和变化来保护它。我认为,这也是我们的腕表为什么恒久流传的原因。

 

当然你要设法让消费者知道这个理念。例如雷达手表是耐刮擦的,这些手表有1,700个vickers,专业人士会说这太棒了,但如何传达这个材料信息让消费者知道?我们可以有更多诗意的形象的语言来描述它,而不只是说它有1700个vickers。

 

现在我们关注最多的是自然。我们改进了陶瓷颜色来代表或回忆大自然中的元素。而未来就像是在烹饪过程中,你会尝试不同的配料和新鲜的口味,并尝试创造新的东西,这正是我们在开发未来手表时所要做的。所以面向未来,我们要抱着开放的心态。

MI:所以你们也一直保持追求制造工艺和材料的创新;

 

Breschan:是的。我们必须保持创新性,而且承担这其中可能面临的风险。

 

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真正充分地利用我们的材料、专有技能去进行创新。例如,我们已经推出了更加轻薄的手表,使用新的陶瓷材料和新机芯,机芯重量不到50克,非常特别,被专家认为是下一代陶瓷,因为它是一种更硬的材料,但最重要的是它具有脉轮系统,因此更具弹性。同时我们在推出新一代陶瓷上使用新的颜色。然后我们还会开始尝试混合不同的材料,例如铝和青铜等,但最重要的材料之一是陶瓷。我认为这就像是生活。生活中某些事情你不想改变,其他的事情你必须改变,如果你想要发展和前进,它们必须改变。这种组合无疑将会在未来更常见。

 

MI:雷达选择汤唯作为品牌代言人的原因是什么,您认为她的哪些品质与品牌相符?

 

Breschan:我认为,当她有一个角色时,她从不害怕尝试冒险,甚至有可能是一场灾难,但是她有信念,不惜一切去做好这件事。我认为这是她品格中非常强烈的一个特质,很符合品牌的精神。

正如其上,当所有其他瑞士手表品牌仍然专注于欧洲和美国时,Rado已经延伸到很多亚洲国家,并成为当地的第一品牌。Rado是中国第一个瑞士腕表品牌,也是印度的第一个品牌。在印度,手表实际上没有被允许进口手表,因为它们非常昂贵。Rado所做的是到印度建立了一个客户服务网络,所以当印度人在国外旅行时,他们知道购买Rado手表,还可以很方便地在印度维修。Rado之所以能够在亚洲这么多国家开展市场,正是因为勇于开辟自己的市场方向。

 

MI:Rado如何吸引年轻消费者?您能否描述未来的消费者群体?

 

Breschan:过去由于陶瓷技术的原因,Rado曾经做成黑色闪亮的方形。这种形象一时非常强大,你可以从50米外就可以看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成为老年人手表的代名词。我们必须开发新技术来吸引年轻客户,而帮助我们吸引年轻客户有两大技术,一种是单一构造,也应用于太空行业或赛车行业,因为这种有骨架支撑的结构更耐冲击和轻巧,更重要的是,使用这种单一结构并注入陶瓷,能够让我们制造任何几何形状,这就用来解决年轻客户的问题。

同时,我们能够开发低于5毫米厚的超级轻薄款手表,对女士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并且我们的销售成绩也很好,有很多消费客户在25到35之间。

 

今天的年轻消费者更关注购买耐用,可持续的东西。他们买东西不会想只用6个月就扔掉,他们想要买一些长久的东西。他们想买一些在今天看来很时尚的东西,但是在10年或15年时间里仍然很时尚,像Rado这样的极简主义设计,使用不会老化的材料,就会给他们带来安全感。可以说,品牌现在以非常积极的态度迎合年轻消费者。

MI:您怎么评价澳门市场,未来在澳门市场将会有哪些推广计划?

 

Breschan:你知道的,澳门市场主要是外地游客,但来澳门的大都是对品质要求比较高的人,这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因为这些人将会更加懂得一款优质腕表有哪些值得欣赏的技术和设计,这也是Rado腕表想要展示的形象。而Rado腕表内部零件也十分出色,足以对得起消费者所付的钱。

 

我们针对澳门市场有一些非常特别的方案,我们也在与计划去澳门的消费者交流,希望他们在去澳门的途中,会首先想到购买手表,这是我们今后几年对于澳门市场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